新闻资讯

平淡的暑期档过去,除了光线的《大鱼海棠》,没有黑马,没有惊喜。中国电影产业与宏观经济遥相呼应,坐实了增速放缓的预言。

  平淡的暑期档过去,除了光线的《大鱼海棠》,没有黑马,没有惊喜。中国电影产业与宏观经济遥相呼应,坐实了增速放缓的预言。

  业内人最担心的,是拐点的到来!正如一个孩子,跌跌撞撞地往前奔跑,好事不断,突然一个跟头就戛然而止了。

  当然,另外一种比较乐观的估计,是爆发的奇点来临,中国电影迎来万亿级别的下一个黄金十年!

  中国电影产业是否已经到了增长的拐点?

  我们首先看一下几个传媒业态的对比:

  平面出版在当年新闻出版署柳斌杰署长的带领下,资本上市和企业化改革,引领了一大批上市公司,形成了上个时代壮观的平面出版板块。虽然增速放缓和夕阳化,但手中有资本平台,不愁转型。

  电视行业比起出版行业,就逊色了一些,只在有线Cable业务实现了资本改革,行政和地域分割始终没有解决,大的不大,小的不死。还没有迎来他们的黄金时代,就被互联网+冲击到悬崖边缘。

  对比之,中国电影产业是所有传媒行业中市场化程度最好的。

  从制作到院线,充分竞争。电影银幕从2003年的不足1800块,到2015年底32868块,2016年9月达到37700块,今年年底中国银幕总数有望达到40000块;电影票房从不足北美电影市场的1%,到2015年底发展到北美电影市场的65%;电影作品从过去不足100部的故事片年生产量,现在稳定在700部左右。
正如张洪森局长前一阵在青岛讲话所总结:今年全国电影发展增速放缓,是在一个中高速的速度上放缓的。中国电影的市场增幅仍然超过了12%。

  12%,这个数字是和GDP和通胀匹配的常态数字。中国电影是否就此从明星级别的高增长行业蜕变为中速增长的现金牛?

什么是工匠精神?

  我们常说匠人,比如IT界用以自嘲的码农,电视人用以自嘲的电视民工,报纸人用以自嘲的爬格子。匠人除了自嘲,更有一种心无旁骛钻研业务的意味。

  相比IT和电视人,中国电影人的匠人精神就少了很多。这个行业,更多的是没有学过一点金融资本知识,就说自己搞电影投资的;没有多少作品,就到处混迹于各种电影节、夜场和趴。这个行业,优秀的编剧、导演和制片人至今稀缺,和好莱坞相差巨大!

  开明的张洪森局长所言:“我们电影的质量和水平仍然不能满足广大观众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和审美文化期待,不能满足中国电影在高位运行上中国观众提出的更新、更高的期待和要求。所以说我们面临挑战,大家分析第一个任务就是质量和水平的提高、工匠精神的增强。”

  匠人精神和我们所追求的好莱坞工业精神,恰恰不矛盾。我们看到好莱坞的金牌编剧、导演等哪一个不是敬业的匠人呢?相反,我们的所谓粉丝电影,恰恰没有一点匠人精神,投机取巧。

什么是现代性?

  森局提出了“80精神+21精神”,“80精神”就是中国电影在改革开放初期,在80年代所呈现出来的“80精神”;“21精神”,在21世纪,新的媒体环境、新的传播环境,都在给我们提出新的要求和新的变化。

  我的理解,就是迎接在互联网+背景下,中国电影产业的跨界和融合。

  中国的电影产业,大多还是小作坊和家族式的管理思想和封闭的圈子文化!

  一是现代科技:中国电影应该拥抱层出不穷的科技变革,从VR、AR、直播、云计算等等。用各种集成创新和应用创新的手段与这个百年产业融合。而不是本能的排斥、限制、禁入!

  二是现代工业所带来的管理变革:好莱坞之所以常胜不衰,根本就是管理的创新。关于皮克斯公司成功经验,有的归结为讲故事的成功,有的归结为技术+艺术的成功。皮克斯的成功其实归根到底是创始人团队的管理成功!公司发展史贯穿着持续不断的管理的创新和企业创新文化的推行。

  这种管理创新,从美国一战和二战时期产业的大工业思想,到借鉴日本80年代的精益生产思想,到硅谷公司的扁平化组织和项目管理,在好莱坞六大和众多独立制片公司身上都有体现。

  三是创新文化:

  不仅要打造成功的企业,更要创造出可持续发展的创意文化。

  1、诚信和坦诚:没有诚信和坦诚,创意合作不从谈起。皮克斯独特的智囊团机制,一是成员利用剧本讲故事,二是团员没有权威。没有义务听从任何人的意见。有别于好莱坞的样片点评,通常称为导演和电影公司的矛盾。乔布斯是不来参加智囊会议的。

  2、恐惧和失败:允许失败,失败只是探索新领域时无法避免的一种结果。打造勇敢无畏的企业文化。管理者主动分享自己的失误,承担自己的责任,那么失败对于其他人,也就不再危险。

什么是包容性?

  包容性,是中国电影产业能够走到现在的最宝贵的环境因素!

  从政府规制和监管角度,少一些限制,多一些包容,是这个成长性行业最需要的环境。

  从行业运营者来说,对90后的年轻从业者,多一些人文关心和薪水,少一些克扣和打压,是对这个行业的最大的包容!

  对电影教育者而言,多培养一些跨界和复合型人才,鼓励创新和新思维,也是对这个行业的最大的包容!

  如森局所言,万里长征总要走出第一步,对于那些新型人才、跨界人才,让我们保持一点耐心、保持一点宽容,给他们一个初出茅庐磨炼自己的机会。

  2016,中国电影面临的是拐点还是奇点?在于这个产业能否借助科技和资本,完成自身转型和调整,弯道超车好莱坞!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作者张锐,北京电影学院大数据研究所所长)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